丝瓜app无限播放免费

   > 石昭溪小姑娘眼睛一瞪:“我这么温柔可爱、乖巧可人的小姑娘,怎么可能是美佳这样怼天怼地的性子?你污蔑我。”

   良辰一噎:我污蔑你?你自己摸摸自己的良心说,你有没有怼天怼地怼朕?

   心里这么想,但现实还是退了一步,不为别的,就为了石爷爷和李奶奶的养育之情。

   举起左手做投降状,口中说道:“算我污蔑你行不行?我给你道歉,你大人大量饶了我这一回?”

   石昭溪小姑娘傲娇的一扬小下巴,十分傲娇的开口:

   “想要我原谅你,也不是不行,我要进军歌坛,你给我写歌,不然我告诉奶奶你欺负我。”

   良辰深吸了一口气:小姑娘拍戏是假,让自己给她写歌才是真吧?

   小小年纪有什么直接说不就行了吗?拐这么多弯,也不嫌累得慌。

   求朕写歌,态度还这么嚣张,果然是被宠坏了。

   看到良辰沉默不语,石昭溪小姑娘立马就红了眼睛:“你不肯答应给我写歌?”

   看到小姑娘红红的眼睛,良辰心一软,还是个孩子呢,轻轻走上前放柔了声音哄她:

   “我可以给你写,但是你知道,我最近都没时间,这部戏拍完,立马就要开学了,最起码过了这两个月,行不行。”

   漂亮清纯户外打伞的单车女孩

   石昭溪小姑娘噘嘴,虽然不满,可也知道良辰说的是事实,只能轻轻嗯了一声,得寸进尺的说道:

   “我是第一次演戏,你必须教我,不能吼我,要宠我。”

   良辰诧异的看向石昭溪小姑娘:这个剧本怎么这么诡异呢?不是看见朕恨不得怼死朕吗?

   突然对朕和颜悦色,朕有点儿消化不了啊,莫非中间有阴谋?

   一向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良辰,都能用阴谋论来看待石昭溪小姑娘的突然示好了。

   可见石昭溪小朋友平日里给良辰的影响有多大,良辰坚信有阴谋,直接开门见山:

   “小溪啊,你还有什么要求,一下子说完行不行?我觉得你这样,我心里特别没谱啊。

   毕竟我先前注册你的网站会员时,你可是直接把我列入不受欢迎的行列呢。”

   石昭溪小姑娘脸色一板:“那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,不哄我呢?你用心的哄一哄我,我不但你让你成为会员,还给你管理员权限,我等了那么长时间,可你就是不来哄我。”

   良辰表示这个转折有点太大,朕有点儿接受无能。

   于是试探着开口:“要不你还是继续无视我好了,真的,那样我比较舒坦,你这冷不丁的突然这样,我有点儿接受不了啊。”

   石昭溪横眉竖目的瞪良辰:“要不是爷爷奶奶反复交代我对你好点儿,我才懒得跟你废话呢。”

   良辰提着心这才放了下来,就说石昭溪小姑娘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的对朕示好,这下总算能说得通了。

   跟良辰早早就放下心不一样,明轩对石昭溪小姑娘还是保持着高度的怀疑。

   大院儿里谁不知道石爷爷家的小公主,最不待见的人就是良辰。

   这猛不丁的突然示好,别说良辰不能接受,就是明轩这个大男人,也有点不能接受啊。

   良辰有点儿试探的问她:“你不是专攻的大提琴吗?还说将来要开音乐会呢。

   怎么突然想起来进军歌坛了?还来剧组拍戏,是想要全面发展吗?”

   良辰真正想要说的是你才十二岁,好好学习才是正经,混娱乐圈什么时候都不迟,不要舍本逐末。

   可是想想小姑娘对自己的偏见,还是换了一种迂回的办法问她。

   石昭溪小姑娘脸上带了倔强,虽然不怎么情愿,可还是老老实实的开口说了:

   “我是想要专攻大提琴的,可是我已经和几个小姐妹说好了,要组成一个少女乐队,不能言而无信啊。

   她们几个都客串剧组去了,说是等我们有了一定名气在组乐队,影响力会更大一些。”

   明轩立刻就阴谋论,脸上的笑却越发的温和:

   “能不能告诉明轩哥哥那几个小姐妹的名字?这样以后我还能照顾一下她们。

   你知道的,明轩哥哥开了一家娱乐公司嘛,找谁拍戏不是拍呢?”

   石昭溪小姑娘毕竟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,很快把自己的小姐妹出卖个一干二净。

   只是让良辰没有想到的是,里面居然还有淘淘的妹妹淘小淘。

   那个姑娘虽然只比石昭溪大两岁,可是这心眼却是比石昭溪多了不知道多少呢。

   就石昭溪这样的,淘小淘能把她卖好几遍还让她看不出来。

   明轩给了良辰一个安抚的眼神,意有所指的开口:“这件事交给我处理,毕竟我是公司老板。”

   良辰点点头,表示理解,只有石昭溪小姑娘一脸的不情愿:

   都已经跟小姐妹们打了包票了,不能把小姐妹们供出来,没想到还是说了出来,都怪良辰。

   良辰问她:“你来拍戏,没有签约经纪公司或者经纪人吧?”

   石昭溪白了良辰一眼:“我又不傻,也就是趁着暑假出来玩一玩,又不是真要混娱乐圈当艺人。”

   良辰皱眉:“可是你的一些行为和做法,已经告诉大家,你这是准备进军娱乐圈了。”

   石昭溪不以为然:“她们告诉我,我这属于玩票性质,不能算艺人。”

   良辰现在可以肯定的是石昭溪小朋友被人给当枪使了,良辰都能想到的事情,明轩怎能想不出来呢?

   明轩眼中闪过寒意,虽然和石昭溪隔了十几岁,可都是一个大院里的孩子。

   自己窝里怎么斗都没事,可要是被人挑拨着,这性质就恶劣了。

   良辰忍不住开口教训:“咱拍了这部戏就回去好好上学,好好学琴,乐队的事情不着急。

   你的那群小姐妹,她们和你走的路不一样,别总听别人瞎忽悠,你自己也要学着辨别好坏。”

   良辰说完就后悔,怕小姑娘不耐烦,没想到小姑娘倒是笑眯眯的点头接受了:

   “真当我傻呀,谁是真心对我好,谁是利用我的,我能看不出来?瞎操心,都是跟我奶奶学的。

   我就是想看看你是个什么态度,你要是真的不管不问,我保证以后的日子里让你不得安宁。”

   良辰瞪圆了眼睛:朕这算是被套路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