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p小草

林青碧脸色刷的白了,穆瑾沉到现在还称呼她为‘林小姐’?

洛初蹙了蹙眉,看向穆父身边那个优雅高贵美丽的女人,这就是穆瑾沉的继母……结合穆瑾沉所说的话,难道是小三上位的?

不等洛初想明白,穆瑾沉又淡淡道:“你是觉得乔小姐买凶绑架我妻子可以原谅,并且还是我妻子的错了?”

穆父咽了一下,难道不是吗?总之羽婷是不可能错的,要说有错,那一定是洛初!

穆瑾沉讥讽的笑了一下,穆家家主之位,从爷爷传下来,就直接传给了他,他抛却了穆家原本传统的生意,开创穆天国际。

他这位父亲觊觎家主之位很久,却从未得到过,为人懦弱,唯唯诺诺,最容易被女人迷昏了头脑。

穆父还未开口,却再次被穆瑾沉抢先:“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,父亲您还是这么是非不分。”

穆父脸色一白。

林青碧蹙了蹙眉:“瑾沉,你怎么可以这样和你父亲说话呢?”

她说完,穆父的脸色才好看了一点,青碧永远这么温柔的陪在他身边,哎……

林青碧不赞同的看向穆瑾沉:“瑾沉,当时我和你父亲都商量好了,等羽婷回国,就让你娶羽婷,你……”

“聒噪。”穆瑾沉淡淡打断,“闭嘴。”

鱼鱼大头可爱俏皮

洛初看到那位继母的身子晃了一下,摇摇欲坠,一脸悲哀,看向穆父:“他……他怎么可以这样,我虽然是继母,可是对瑾沉就想对待亲生儿子一眼,他怎么可以……”

穆父的心一下子就软了:“好好好,都是瑾沉的错,你别气,你别气。”

洛初:“……”难怪穆父当不了穆家家主,一个又懦弱又天天被女人耍的团团转的人,能当什么家主?

穆瑾沉自然也听到了,他冷笑一声,淡淡道:“戏演的和当年一样好。”

三番五次的被儿子挑衅威严,穆父也怒了,他狠狠一拍桌子,“你在三天之内把乔家的新闻撤下去,那好歹是你的未婚妻,你怎么能这样!”

“未婚妻?”穆瑾沉嗤笑一声,“别说乔羽婷和我毫无关系,就说父亲您说出这句话,便令我大开眼界。您连妻子都可以抛弃,也不知您是站在上面角度上指责我的。”

他说这话云淡风轻,仿佛与自己无关一般,洛初却硬生生的听出一股酸涩之感。

穆瑾沉突然想到刚刚打了乔羽婷,还没有洗手。

现在手上还残留着一股乔羽婷身上的劣质香水味,他感觉一阵恶心。

漫不经心的抽了一张面巾纸,有条不紊的擦拭自己的手指,“提醒二位一句,现在我才是穆家的家主。”

说罢,头也不回的带着洛初往外走。

“你……”穆父深吸一口气,自己是再一次被自己的儿子威胁了?!

走到内堂门口的时候,洛初眼角的余光瞥见了一个人,见那人对她微微一笑,洛初愣了下。

这个人,她好像在哪里见过。

穆司珩眯起眼睛,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,“表嫂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看,莫非……我们见过?”